首页 最新资讯新闻资讯 社会 万象 财经

又有教育培训机构倒闭?网曝学霸君拖欠家长学费、老师工资,创始人回应:没失联,在继续努力

2021-01-10

  近日,又一教育培训机构被曝破产。

  学霸君被曝拖欠家长学费、老师工资

  据成都商报教育发布报道,12月27日,网上流传一张疑似学霸君教务主管的朋友圈截图,截图显示,学霸君已倒闭,员工正在排队上交工作手机以及卡号。目前,不仅老师工资拖欠不发,而且数十万名家长缴纳的学费也无法退还。

  该疑似教务主管的发布者还指责学霸君在“双十一”和“双十二”期间大张旗鼓宣传,笼络上亿资金而现在一走了之,已经是十分严重的恶意诈骗行为。

  根据网传的另一张“学霸君全职教师群”聊天记录截图显示,有员工表示学霸君总部已是一番乱象,学霸君技术团队电脑已被收走,而且还有警察入场,据说是加盟商报警。

  关于学霸君破产的原因,该员工表示是“资金链断裂”。该员工猜测称学霸君创始人张凯磊曾于几个月前新开了公司,资产可能已转移至新公司。

  天眼查显示,张凯磊与两家新成立的公司有关联。苏州千问万答教育软件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20年3月11日,注册资本7000万人民币,张凯磊担任公司高管并间接持股。苏州谦问万答吧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20年7月1日,注册资本600万人民币,张凯磊是该公司股东之一,持股比例未公开。

  一条来自“班主任陈老师”的爆料信息称,学霸君将于2021年1月1日官宣破产。该信息还称,公司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将班主任直接辞退解散,后续薪资如何发放、学生如何对接也未告知,此外公司还要求班主任将家长直接拉黑、删除,上交工作手机。

  该信息还指出,合肥前端课程顾问已经被作业帮签下,公司鼓动班主任前往作业帮面试,这与收购之说存在矛盾。他认为此举是公司为了规避赔偿而有意欺骗,“美其名曰为我们后路着想,我们一旦签约,就自动违规竞争协议。”

  创始人张凯磊表示“在继续努力”

  据经济观察网报道,针对创始人跑路一说,学霸君创始人张凯磊在一个教育创业投资群中,做出简要回应,“我还没失联,在继续努力”。

  张凯磊说,“我们已经可以疏散绝大部分的员工了,多谢群里的一些机构的帮忙,合肥的1200名员工已经安排了12月的工资和下家了。”他还在一个显示为“问吧科技”的群聊天中发出通知称,“合肥学管和办公室由51talk接手,会支付12月工资和社保。”

  对于张凯磊口中提及的予以帮助的机构,经济观察网记者也向51talk方面加以求证,但相关人士回复称对此并不知情。

  品牌代言人海清的工作室火速声明

  据悉,学霸君旗下在线教育品牌“学霸君1对1”自2018年3月起,签约海清为其品牌代言人。

  就在“学霸君1对1破产倒闭”的消息发出不到一天时间,12月28日下午,就“网传学霸君经营不善、学员申请退款、教师被辞退”等问题,海清工作室通过官方微博发布声明加以回应,“工作室与学霸君的代言合作已经终止,海清女士与学霸君已不存在代言关系。截止当前,学霸君仍拖欠工作室代言期间的款项。”

  在线1对1模式过重?

  经济观察网针对此事采访到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在线教育分析师陈礼腾,其分析到,学霸君主打的1对1模式,相比于小班课、大班课、双师模式,“师资成本高,且随着规模的扩大边际成本也难以收敛。”

  陈礼腾给出了一组数据,截止目前2020年在线教育行业共发生110起融资,融资额超540亿元,为2019全年的3.6倍左右。此外,猿辅导、作业帮两家融资额占比超70%,头部效应显著。

  尽管学霸君的1对1模式客单价高,但陈礼腾认为,其难以形成规模效应,需要投入大量时间精力来进行教学产品的打磨。特别是在“在线教育疯狂吸金,马太效应加剧”的行业大背景中,当获客成本激增,中小平台生存空间进一步被压缩下,于学霸君而言不利。

  在陈礼腾看来,教育行业不同与其他行业,不能完全市场化。若只顾着现金流、跑马圈地、投资回报等商业思维,注定行之不远。

  文章综合:成都商报教育发布、经济观察网、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等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